• <menu id="4usom"><strong id="4usom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nav id="4usom"><strong id="4usom"></strong></nav>
    <menu id="4usom"></menu>
  • 您當前位置:財富中國 >> 人物 >> 新聞正文

    朱江洪:18年格力一把手,深知國企改革難在哪

    — 發布 —

    2017/7/25 16:32:26

    — 編輯 —

    財富中國

    — 閱讀 —

    — 來源 —

    互聯網

    — 分享 —

    【摘要】朱江洪比約定時間早半個小時出現在佛山順德的活動現場,沒有過多猶疑,他開始埋頭簽售新書。案桌上摞著一沓他最近寫就的自傳—《我執掌格力的24年》。

    朱江洪比約定時間早半個小時出現在佛山順德的活動現場,沒有過多猶疑,他開始埋頭簽售新書。案桌上摞著一沓他最近寫就的自傳—《我執掌格力的24年》。

    朱江洪:18年格力一把手,深知國企改革難在哪

    71歲的朱江洪是格力創始人、前任董事長,亦是董明珠的前領導及伯樂。

    這天是7月21日,他的新書簽售會進行到了第7場。盡管順德是個小地方,但這里有著中國最大的家電產業集群,到處是和他合作過的老朋友,還有多名格力前員工。和前6場不同的是,現場義賣所得的善款將全部捐給當地職業教育基金。

    朱江洪看上去比實際年齡更年輕一些。瘦長的身體被白襯衫和黑西褲包裹,保持人們對他一貫的樸素印象。和往常一樣,他嚴肅且沉默寡言,但表情中仍顯出幾絲疲憊。多日以來,一場有關“朱董之爭”的輿論風波剛從他頭頂刮過。

    風波因自傳而起。在自傳接近末尾中的一段文字中,朱江洪直言不諱—“有些媒體炒作‘沒有朱江洪就沒有董明珠’,這句話或許有一定道理。因為我,她走上了企業的各級領導崗位,站在格力這個大舞臺上,才有了她大展拳腳的機會。至于后面那句‘沒有董明珠就沒有格力’,恐怕就值得商榷了。一個人能力再大終究是有限的,做企業不是一兩個人所為而是團隊的力量。”

    很快,這段話被媒體直接解讀為“沒有朱江洪就沒有董明珠”,以此推斷“格力創始人朱江洪與現‘掌門人’董明珠矛盾日益激化”。之后,朱江洪將參加7月23日“格力緣”老員工見面會的消息曝出。兩件事情疊加,讓人解讀出更多特殊意味。

    “有人說你都退休了,干嗎還出來爭功。我覺得奇怪,我無功可爭。”順德的新書簽售會上,這位曾稱自己是國企“高級打工仔”的企業家首次回應爭議,“書一出來到處解讀,說我和誰誰誰有矛盾,是和誰誰誰比怎么樣,其實都沒有這樣的想法,我只希望能給需要的人啟迪。起到敲門磚的作用,寫書的目的也就達到了。”

    “國企難,難在一個國字”

    “我這一輩子都是在國企打工,從來沒有嘗試過民企和其他類型企業的滋味。”每談及30多年的從業經歷,朱江洪繞不開感觸最深的這一點。

    1970年,25歲的毛頭小伙朱江洪從華南理工學院機械系(現華南理工大學)畢業,從此“一入國企深似海”:先是被分配到廣西百色的礦山機械廠,1988年到珠海冠雄塑膠廠(格力電器集團前身)擔任總經理,之后合并海利,創辦格力,歷任格力電器董事長、格力集團董事長。一直到2012年6月,朱江洪正式退休,格力電器董事長由其18年的下屬董明珠接替。

    在1996年上市前,格力是100%的國有成分,直至2005年股改前,也是國企占有58%的絕對控股權,一股獨大成了格力長期的經營環境。另一方面,格力卻身處歷來競爭最為激烈和充分的家電行業。

    這樣的情況下,朱江洪將國企格力做到了行業第一,而20世紀90年代曾威震一方的華寶、萬寶、威力、華凌等大型家電國企早已銷聲匿跡。

    “國企難,難在一個國字。民企也難做,但只需負經濟風險,國企卻要同時承擔政治風險和經濟風險。稍有不慎得罪領導,就可能被炒魷魚。” 朱江洪深知國企是戴著鐐銬起舞,他把做國企形容為“只有‘找死’或‘等死’”:有些事你不積極想辦法去做或硬著頭皮去做,企業就上不去,只能“等死”。但做了弄不好就會“找死”。

    這樣的“找死”,朱江洪試過很多次。在廣西百色礦山機械廠擔任廠長時開除了一名權貴的親戚,險些被處罰。1992年,為了維護下屬的合理利益,他和集團老總爭吵起來。“事后他們對我說‘有沒有搞錯,你吃了豹子膽了?敢和老總頂嘴?’”

    但最大的危機還在后面,也就是2003年曝出的格力“父子之爭”。在這件事情中,朱江洪被描述成褚時健式的人物,被指侵吞國有資產。盡管后來訴諸法律后被澄清,但這件事給朱江洪留下了難以磨滅的記憶。“刻骨銘心,一輩子也無法忘懷。”朱江洪事后回憶。

    為同時適應激烈的市場競爭和國企的條條框框,朱江洪有時采取了非常規手段。但這樣的措施卻險些將朱送進監獄。格力初期,因擅自設置給經銷商的“銷售獎勵”政策,其中一筆疑似用作他途的400元賬單成為重型炸彈,盡管最后被澄清,但“因為這件事我被足足查了兩年,也被整了兩年”。

    “在國企體制和市場潛規則之間,在國企、民企這兩種性質不同的企業之間,如何競爭,如何去尋找平衡點,使之又能滿足競爭的需要,又要符合國家對企業的‘清規戒律’,使‘上級’也不感到為難,這的確是擺在國企領導人面前的一道難題。”朱江洪說道。

    “難做不代表完全做不好”

    “企業家需要修行。”

    盡管將國企格力做到了行業第一,但每被問及如何將格力的成功轉化成制度性產物,朱江洪只給出似是而非的回答。在國企體制改革尚難推進的前提下,他傾向于寄希望于企業家的自我提升。

    “國企難做,不代表完全做不好。”朱江洪針對時代周報的采訪回應。

    朱江洪所理解的修行,是“企業家要把性格、思想修行到按照企業發展的要求、員工和社會的各方面的要求上。不能認為性格是娘肚子帶出來的不能改的。錯,要想盡辦法改過來。你可以改造世界,也可以創造很多東西,為什么你自己不能改一改呢?”

    這也是他24年擔任國企一把手得出的管理哲學。在自傳中他總結成:“要團結大多數人,就必須放下架子,尊重別人,容得下各種性格的人員和不同的聲音,特別是反對的聲音。”

    一貫沒有架子,又喜歡“一線調研”和“微服私訪”的朱江洪在老員工中威信很高。前格力電器經營部部長老梁是格力創業的第一批員工之一,如今已經退休好幾年,他告訴時代周報記者,老員工每年春節前都會拜訪老領導。“他人品很好,我們都很敬佩。”

    老梁仍然記得20世紀90年代初,一次他和朱江洪要去上海見一個大經銷商,因為趕時間,朱老板皮鞋開裂沒時間買新的。“后來是我臨時去街上幫他買了一雙皮鞋,才一起去見經銷商。”

    格力電器8號員工老劉1985年來冠雄做助理工程師。在他印象中,“朱老板把公司唯一的一輛車子讓給原總經理用,他一直騎著一輛舊自行車到處跑。”后來,這一點被朱江洪寫進了自傳。

    從擔任廣西礦山機械廠廠長,到擔任冠雄橡膠廠和格力電器董事長,朱江洪都是半路殺出來取代原總經理的位子,原總經理都沒有調走,反而留下來當了副手。這種上下級關系很不好處理,用朱江洪的話說,“弄不好就容易擦槍走火”,但朱江洪三關都成功闖過,他總結為“放下身段,尊重他人,樂于傾聽不同意見”。

    24年身居其中,洞若觀火。但談及國企改革,朱江洪卻不愿意說太多。“決策層都知道應該往哪個方向改,問題是如何實施、能不能實施、要不要實施的問題。我講也是多余。”

    但朱江洪進而又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:“無論如何改,從體制上下猛藥才是最大的改革。另外針對壟斷性資源企業或充分市場競爭領域的企業,國企類型不一樣,改革做法也可以不一樣。”

    “不管是什么企業,要辦好的關鍵是人。”朱江洪對此了然于心。

    - THE END -
    財商世界,富強中國 財富中國是服務于中國商務精英的領先平臺,為中國經理
    人提供全球管理信息,深度報道世界一流企業資訊。同時匯聚國內外著名企業的
    信息、為用戶提供更專業的財富新聞。

    粵ICP備14048566號-3     推廣聯盟QQ:460965656
    CopyRight © 財富中國網 caifu-china.cn 復制請注明出處 未經授權 禁止轉載本站名單(數據)
    办公室啪啪超猛烈啪啪
  • <menu id="4usom"><strong id="4usom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nav id="4usom"><strong id="4usom"></strong></nav>
    <menu id="4usom"></menu>